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水务知识 > 水话题 > 正文

苏轼治水亦别有匠心

时间:2015-04-07 浏览: 来源:北京市丰台水务局

历史上有一些光芒万丈的人物,他们“出乎其类,拔乎其萃”,拥有多方面的才华,取得了诸多成就,属于“通才”。可是死后,人们往往只强调他们的一项或几项最主要的成就,有意无意地忽略他们其他方面的才能。比如苏轼,现在的人都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家,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法、绘画等艺术领域均取得了杰出的成就,这已经够“通才”了,可是还不够。其实,在艺术领域之外,作为官员的苏轼还善于兴修水利,在治水上也很有成绩。

\

最能反映苏轼水利成就的就是他治理西湖一事了。苏轼一生两次在杭州做官,第一次是在1071年,他当时深深地被杭州的迷人风光所吸引,写下了很多吟咏之作,其中最有名的便是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: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可是,等1089年他第二次到杭州的时候,原来风景如画的西湖已经出现大面积淤塞。由于人们围湖种田现象严重,西湖的“生态环境”已然恶化,春则大雨成灾,夏则大旱成患,水旱灾害又引发疫病流行。苏轼见状,十分痛心。作为杭州太守,他在全力对付饥荒和疾疫两大灾害的同时,还把疏浚西湖作为任内的首要任务。经过调查踏勘,苏轼决定用“以工代赈”的方式开掘葑滩,疏浚湖底。他连上几道奏章,申述民意,争取经费。朝廷终于重视且同意治湖了,但所拨款项极少,只给了100道僧人的“度牒”。苏轼没有灰心,他用这些度牒换了一万七千贯钱,又自己写字作画去义卖筹款,最后终于开工。他组织了20万民工,挖掘淤泥,终于疏浚了西湖。可是,这么多的淤泥又该放在何处呢?苏轼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来了。他废物利用,在西湖上筑起了一道横贯南北的长堤,既处置了淤泥,同时还为西湖增添了一道新的风景。这便是有名的“苏堤”。

拿苏堤与今天的一些政绩工程相比,两者的境界高下立判。今天的一些政绩工程主要是为了作秀和个人升迁而建的,与百姓的福祉无涉,而苏轼治理西湖则是切切实实为民谋利。更重要的是,如今的很多政绩工程建成没几天就遭人诟病(或者本身就建成了“豆腐渣工程”),而苏堤已经与西湖天然地融为一体,九百多年以来一直造福后代,受世人称道。

更难能可贵的是,苏轼还写过专门的文章,详细地阐述了自己的治水理念。他在《禹之所以通水之法》一文中说:“治河之要,宜推其理而酌之以人情。河水湍悍,虽亦其性,然非堤防激而作之,其势不至如此。古者,河之侧无居民,弃其地以为水委。今也,堤之而庐民其上,所谓爱尺寸而忘千里也。故曰堤防省而水患衰,其理然也。”意思是说,治水的关键是在“水理”和“人情”之间取得一种和谐,水灾的发生不单纯与水“湍悍”的“理”有关,而且也与人们“爱尺寸而忘千里”的短视行为有关。如果人类的活动过度地压缩了水的活动空间,与水争地,水便会“激而作之”。也就是说,单纯地靠修堤防水是不够的,人们还必须从哲学和生态学的角度去认识治水,不能只看眼前利益,而应该着眼于长远,着眼于生态整体,着眼于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。这种理念饱含智慧,对今人治水显然有着积极的启迪意义。